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乐耀辉

私享家《高级定制》杂志社社长

 
 
 

日志

 
 
关于我

江西人氏,字砚仲,号愚龙居士,又号大夫山人,私享家《高级定制》杂志社社长、私享奢侈品网总裁(www.privateluxy.com),现居广州番禺大夫山下,曾经攻读电影美学和编导专业,学业未成便转从事财经规划工作,酷爱春秋战国断代史,以收藏砚台为人生之乐,舞文弄墨,涉猎诗歌、书法、篆刻、音乐(吉他)、舞蹈(现代舞)等艺术。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真实的我,在广州这六年  

2007-03-06 11:41:23|  分类: 历历在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小心写了《从房价来看,广州已沦为二流城市》博文http://blog.sina.com.cn/u/47677224010008ch,引起了广大博友的争议。说心里话,我并没有恶意贬低广州,只是从自己看问题的角度提出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可能是正确的,也可能是有缺陷的。但是,如果每个城市的房价是市民购买力的真实反映的话,从房价的角度来考察城市价值是科学合理的,“房价城市论”其实不是什么谬论。

而现在的问题是,每个城市的房价并不是市民购买力的真实体现,存在巨大的泡沫,可能上海、北京、深圳等城市的泡沫远远大于广州。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提观点是善意的,提醒广州某些人,尤其是开发商和政府领导,千万不要自以为广州房地产市场理性而任由房价上涨,真正要做的是不断提高城市的自身价值,做好民生文章。

但是很多博友没有理解到我的这层意思,反而将矛头对准我,说我是什么开发商和炒房团的托,说我没有在广州呆过不了解广州,居然还有人说我的领带如何如何差,这是很无道理的,也是无知的。

对于广州,没有一个人能说他或她完全理解这个城市的韵味和气质,因为广州是一个有着几千年文化沉淀的城市。我们现在很多人看到的只是广州某个或某些痕迹与现实。而我热爱广州,也喜欢广州人,但这并不能影响我在广州生活六年的感触与认知,我对广州和很多人一样爱恨交加。

 

从北京到上海,最后落脚广州

2000年,大学本科毕业后,我放弃寻求职业的机会,到北京开始寻找自己的梦想——组建摇滚乐队。我一直是一个特立独行、个性鲜明的人,喜欢和一切与艺术相关的东西。到北京之后,我在一家音乐工作室学习了一段时间,由于没有钱,就和一些朋友住地下室。一年的颠簸和贫穷中,我看不到音乐的希望。说实话,北京的确是一个文化天堂,但这不是我的天堂,它留给我的只是在贫穷中享受欢乐与梦想的破灭。

离开北京是很惨淡的,那年将近年关的时候,我丢失了身份证,而北京正是这段时间对外来人口查身份证、暂住证(还有一个什么证来的)最严厉的时候。如果是“三无”人员,就会被警察扭送到昌平劳教所(这或许是北京治安好的原因之一)。为了避免被抓,我只好偷偷地买火车票回到老家。

回到老家过年是温馨的,但我是家族三代(爷爷、父亲、我这三代)唯一的大学生,没有工作是很丢脸的事情。所以一过完年,我就去上海找工作了(三年前我在上海呆过2两个月,骑一辆破自行车几乎跑遍了半个上海,上海的交通还算不错)。我当时很想在上海做一个自由职业者,过着悠闲的生活。到上海后,我借宿在华东师范大学一个同学的寝室,后来又搬到华师后面的每天10元的出租房。一边写小说和剧本,一边找影视公司并托人找导演(我大学时考过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但未能如愿)。几个月过后,我的梦想破灭了,因为我手头仅有的几块钱早已花光,现在靠着同学的接济过日子。

为了不让同学破费太大,我决定离开上海,又一次回到老家。也就是2001年6月,我决定来广州。虽然我一直不太愿意来广州找工作(1997年我读大学2年级的时候,来过广州,结果在广州火车站被人打劫,幸好命还留着),但从很多朋友那里听说,在广州比较容易找到工作,是一个生活成本很低的城市,我就决定来广州转转。

 

在广州的第一份工作

2001年6月,我从老家出发,身上背着两把吉他(一把电吉他,一把民谣吉他),一头长发,破烂的牛仔裤,在广东火车站出站,我同学来接我,把他吓了一跳,说我活像一个流浪歌手。

我同学在广东联通工作,薪水不错,在华景新城住(联通公司提供的公寓),我也就凑到他那里住。稍微休息了几天,我开始到处奔波找工作。幸运的是,我很快在广东电视台企管中心旗下的一个栏目组找到了电视栏目策划的工作,试用期1200元的月薪,3个月后转正2000元。薪水不多,但我当时已经很满足了,况且电视台工作很体面,发展的空间也非常大。

从华景新城到广东电视台,我每天都是坐269路车,这趟车可能是广州最拥挤的公车之一,每到上下班,那是无立锥之地,人贴人,因此这路车偷窃案也是频频发生。我工作后两个月,稍有积蓄买了一步手机,结果用了不到两个月就在269路上被人偷了。所以后来每次上下班的时候,我总是把包抱在心窝窝里,总算没有再被人偷过。

刚来广州,不认识什么朋友,就喜欢到华景新城的生物药厂的篮球场(现在已经拆了,盖了商品房)打打球,要么看看书,要么在家弹弹吉他。有心情的时候,到东峻广场的荷里活东迪厅或总统大酒店迪厅疯狂地玩玩。广州的夜生活很丰富,凌晨3点很多街道都是小摊小贩,热闹不已,吃宵夜的,喝茶的,崩迪厅的,唱k的,什么都有。

在广东电视台的工作是很乏味的,由于我们的栏目是新策划的,一切都要看投资商的决定,而我们的投资商——广东移动总是拖拖拉拉不决定经费,导致我们的工作进展很慢。当然,对于我这个外地人,在台里混还有语言的障碍,不会讲白话是比较受排挤的。

不过安稳日子很快就失去了,由于我们栏目组的投资商——中国移动不看好我们的栏目,并且当时广东电视台正在经历重大的人事震动,和我一样新进来的人员都遭到减裁。半年后,我就离开广东电视台,离开时只是钱包比以往稍稍股囊了一点,什么也没有。

 

喜欢珠江电影制片厂的院子

2001年底,我在一家广告公司谋到差事,这家公司在珠江电影制片厂的招待所里,很小,从老板到员工也就七八人。我很喜欢珠影厂的那个院子,有些北京大院子的味道,而且珠影厂很多老员工都是外地人,在这里并不会因为语言而阻碍交流。珠影厂曾经为广州带来过电影业上的骄傲和辉煌,但如今珠影厂失去光环,成为一家破败的国有公司。这是广州文艺界的不幸呀!

我们公司老板是江西人,为人很好,但就是有点抠门。从华景新城到珠影厂,我一般是做178路车,偶尔也坐139路车。坐178路经常塞车,其中有两大塞车点,一个是天河体育中心,一个是广州大桥。有时候一塞车,起码要一个多小时,而不塞车的时候,我总是会默默地感谢“上帝”——终于让我顺畅地过了一次。

在广告公司上班,由于人少,我很快从普通策划文案成了策划总监,但薪水没有怎么增加。广州那年几次大规模的白领情缘联谊活动就是我一手策划的。策划活动的时候,我才发现广州大龄未婚女青年比男性更多,因为每次来参加活动的女性总是比男性多上一两倍。

做活动策划时,我慢慢认识很多朋友,也开始喜欢广州人的生活习惯。说实话,我觉得广州人的饮食习惯是非常健康的,清淡,丰富,润汤,海鲜,糕点,饮茶……。广州的水土比较热气,常饮茶喝汤是很保健的。

在珠影厂最大的乐趣就是经常可以看到一些知名的演员,我也拍摄过几个广告片,认识一些广州本地的演员,从他们那里我阅读了很多广州城市文化,对广州的了解逐渐深化。

 

双城记,还是离不开广州

在这家小小的广告公司呆了不久,一来是老板没有提高工资,二来是觉得这个平台太小,三来是不想做广告业(做广告策划是份折磨人的职业),我辞职到一家杂志社去上班了。

这家杂志社在佛山,是一家广告公司借北京《品牌》杂志的刊号做副刊的。我从小就喜欢书,喜欢杂志,进杂志社对我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一开始,我做杂志编辑,不过两个月后,杂志社的主编由于管理和采编策划能力不足,被社长调离岗位,让我暂时顶替。也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此踏进了传媒行业。

佛山的《品牌》杂志社是我一手创刊的,主要做建材内容的采编,这样高端的品牌类建材杂志在佛山还是首次出现。我们杂志在佛山一发行就受到建材企业的好评,其实站在我现在的角度来看,这本杂志作得非常幼稚。但这是佛山第一本,自然没有可比性。为了让建材企业更有兴趣阅读我的杂志,我开始关注建材企业上游产业——房地产,并策划了“广东房建产业整合论坛”。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对广州房地产市场产生了巨大的兴趣。

虽然我在佛山上班,但我还是时刻惦记着广州,与广州相比佛山太冷清了。因此每到周末,我就没有心事上班,恨不得马上回到广州,回到自己的朋友圈子里谈笑风生。

星期一一大早,也就是5点半左右我就起床,坐178路公车到体育中心,然后坐地铁一号线到坑口站,出战后就打车去佛山,和别人一起打车一般是10元或15元,如果单独打车一般是30元左右。到佛山公司的时候,差不多8点半,吃吃早餐就可以上班了。这样上班的日子维持了一年多,后来我实在忍不住就回广州找工作了。

 

《家庭》不是我的家

2003年5月,我离开佛山,开始寻找新的工作。一个非常凑巧的机遇,广东知名杂志社——家庭杂志社正试图运作一本新刊——《私人理财》杂志,大量招聘员工,从主编到广告业务员等。我抱着极大的兴趣和信心参加了家庭杂志社的应聘,经过一个月的反复面试和杂志创刊方案的提交,我最终获得了执行主编的职位。

进入家庭杂志社,这对我的职业生涯是非常重要的。我也把《私人理财》杂志的创刊作为自己一生中的第一次创业机会,工作特别卖命。经过半年的试刊与团队建设,2004年1月初,《私人理财》杂志创刊号出街,我兴奋的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但是由于一个小小的失误,我们刊社领导要求创刊号做了第二次印刷,以便补救失误之处。这也是我至今的遗憾,没能把自己的创刊号做好。

在《私人理财》杂志创刊之前,我们杂志社还发动了集资办杂志的事情,我作为执行主编,就出资6000元,成为《私人理财》的一个小小股东。现在这6000元已经无法追回,尽管数目小,但也是我投资生涯最失败的一次。我不知道广州其他国有企业是否也有类似的集资事件,小股东永远是弱者。

由于我的办刊理念和主管《私人理财》的家庭杂志社的领导越来越不协调,而且我们《私人理财》杂志社的亏损压力越来越大,我于2004年12月正式离开家庭杂志社。从此做起了自由职业者,写写专栏,写写评论,或到大学讲讲课,日子过得还算可以。

在家庭杂志社,让我更加了解广州国有企业的官僚作风以及职场的尔虞我诈。家庭杂志社是一家老的国有刊社,归广东省妇联管,杂志社的头号领导一般都是“精英女性”,典型一言堂办公作风。我作为一个新杂志的执行主编,却鲜有机会和刊社的领导反映我对《私人理财》杂志社的意见,只能和刊社分派的主管领导商量。另外,我们《私人理财》杂志社的员工在家庭杂志社似乎是外来员工,从来就没有融入《家庭》杂志社的员工里去。这与我在广东电视台的职业感受一模一样的,广州部分人的排挤心态可想而知。

 

研究理财和房地产是我目前的方向

不在《家庭》的日子,我很轻松,每天看看报纸,读读书,当然也会勤快地爬爬格子,赚些稿费养家活口。

《私人理财》杂志社的职业经历让我对理财有很深的认识,并参加了一些理财培训课程,看了很多理财方面的书,还托英国和瑞士的朋友买些国外的理财书籍。虽然不说自己是100%的理财专家,但至少可以说在理财方面有些心得和经验。看准行情的时候,我会炒炒股票,买些基金。还在大家都对股市行情很迷惑的时候,我就大胆购买了很多只基金,赚了一笔小钱。

对于房地产,我一直就没有转移过目光,阅读了很多房地产方面的书籍,并经常到一些楼盘去看看,对任何房地产新闻都保留高度兴趣。我写房地产评论从来不为任何利益集团说话,只想表达自己对市场的看法。

对了,顺便说说。2005下半年,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房子, 2006年上半年在番禺某楼盘购买了一套110平米的自住房,月供2600元,算来我也是半个房奴呀!选中番禺的房子,原因很简单,广州市内的房价太高了,对于我这样自由职业者来说实在难于承受;而番禺的空气很好,生活也很方面,比较适合我。不过每次从番禺去广州市内的时候,我最怕路过洛溪大桥,如果是上下班高峰期,过桥就得花上一两个小时,现在取消了收费站以及开通新光快速,洛溪大桥的交通状况可能会好些。

在我做自由职业的这段时间,我有更多的时间了解广州,经常一个人到广州老城区去,比如西关,那有荔湾湖公园,非常漂亮,旁边有古董一条街,但古董街的赝品太多,不是专业的古董收藏者很容易受骗。我比较喜欢文房四宝,尤其喜欢砚台,也就经常去那里淘淘宝,看能否淘到上乘的端砚——老坑砚。

当然陈家祠和南粤王墓我是每个半年要去一次的,因为这两个地方对我来说实在太有吸引力了。每次到这两个地方,就好像与古广州在对话,品味他的千年古韵。

在广州这六年,我发自内心的感受是,广州是很好生活,但需要细细咀嚼,需要慢慢品位。

至于我为什么会说,从房价来看广州已沦为二流城市,这是一种对广州城市价值的担忧与提醒。广州在金融业方面失去话事权,广州文化产业过于商业化而且没有挖掘出其最内在的气质,广州城市定位越来越模糊……。广州有很多不足之处,难道我们不要反思吗?

 

  评论这张
 
阅读(50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